当前位置: 精品图片网> 唯美图片 > 两手空空图片,我猜他们想急切地摆脱我,却没想到会遭遇眼泪

两手空空图片,我猜他们想急切地摆脱我,却没想到会遭遇眼泪

发布日期:2021-07-22 09:43:27 来源: 编辑: 阅读: 0

我没有想到,是他先落的泪。


他穿绿T恤、白短裤,松松垮垮却帅气逼人,与平时穿校服的模样相差挺大。他站在我对面,等着接小学毕业证,黑框眼镜的后面,分明已经蓄满泪水。


他,被我批评过多少次呀!聪明,但是马虎。做事图快,作业要么漏做,要么写得跟鬼画符一般。开家长会时,我对他妈妈说过,他手中捧着满满的上天赐予的宝藏,但如果不珍惜,到最后,也可能两手空空。


他为什么会哭呢?是不是因为当妈妈都直言他是“老油条”后,我还在肯定他的才情、与他一起交流阅读、将他的作文作为范文读给大家赏析?还是因为,我总爱和他开不大不小的玩笑,又在他和妈妈吵架离家出走的次日,没有责备,而是淡淡表示了理解?


我对他,并没有特别关心。甚至对这个班级,我都止于做应该做的,再没有付出更多。除了几个五年级已经带过一年的学生,其他孩子不过与我相处一年。感情的苗还没来得及长成,就要生生被掐断。调到这所学校整十个年头,这是我任教时间最短的班级,我分明感觉到心下的淡漠与克制。这些年,我被磨损的,除了精力,更是热情。


就在学期临近末了时,我的一位小同事,就经历了一次事件。她尽力爱着一个班的学生,他们是她朋友圈的主角,她为他们买绘本,逢着节日,给他们准备礼物、亲手做甜点。可是因为年轻,说话做事考虑不周,在群里说了不该说的话,在朋友圈发了不该发的牢骚,触怒个别家长。小同事的名字,反复出现在网络社交媒体,被历数一项项“过错”。学校联系家长和解,屡遭拒绝。虽有其他家长联名证实,但事态还是一再发酵。我们谈论着,唏嘘着。


我收回思绪,把毕业证递给他。我略停一下,张开手臂,说:“来,老师抱抱。”他已经高过我不少,我揽过他的双肩,拍一拍,在他耳边说:“小子,加油。”


下面,有不少孩子开始拭泪。


在上一个时段,我带他们满校园拍照,还发了点儿脾气。他们就要从我手中飞走,在松懈状态下,我会看到、听到更多的问题。隐隐的几个粗鄙字眼、不受约束的胡闹大叫,还是会让我感到一丝悲哀和愤怒。


我以为颁发毕业证会是个枯燥的过程,也猜想,他们急切地想要摆脱我,却没想到会遭遇眼泪。


我对其他孩子说:“如果你愿意,记得拥抱老师。”


每个领取毕业证的孩子,我都送上几句祝福,孩子们有的泪眼婆娑,有的面带笑意。小蕊打小习武,多动少静,我又唠叨了静气的重要。归位前,她“啪”地敬了个军礼。我扑哧一笑,拍拍她的后背:“长大后,去做个女战士吧。”


小涛是我之前在五年级教过的学生,可惜,六年级没多大的进步。他瘦小黢黑,流着泪拿过证书。我心里一疼——这一年,我似乎没表扬过他呢。


和我拥抱的孩子们,有的占满我的怀抱,有的瘦瘦小小。每个人停留在我面前的两三分钟,都让我想起一年里关于他或她的点滴。都不完美,但,没有一个是坏孩子。


发完毕业证,也到了分别的时间,我嘱咐他们排队。此刻,我的内心频频波动,但,竟然没有落泪。泪水走了一半,再找不到方向,全部,迷路了。


小杜走过来,他说:“老师,我想抱抱你。”与我拥抱的多是女生,他在快走时才悄悄来讨一个拥抱。他特别善良,但成绩不算优秀。我贴着他的耳朵说:“要继续善良,也要努力优秀。”


我本想出门,可讲台边还等着几个女生。小荀过来再次拥抱我,轻轻对我说:“老师,我想做你的女儿。”


忽然,那些迷路的眼泪找到了出口,一下子从眼眶里涌出来。她是个安静内秀的女生,始终与我保持一些距离,而我,也没有刻意打破这距离。现在可以肯定,我曾经走进过她的内心。


行军礼的小蕊又过来抱住我,哭着说:“老师,我舍不得你!”我伸手搂住她,心下叹息:“丫头呀,你也是个很少得到表扬的孩子,老师好生抱歉。”


接下来找我的是阿佑和小妍这对好朋友。她们持续整个小学阶段的友情,我在两人的作文里都读到过。我把她俩一起揽进怀抱里,嘱咐说:“记得,要做一辈子的朋友。”


外面的队伍仍然像平常一样微微躁动,我再不用嘶吼批评,这是最后一次送他们出校门了。两个小班长落在队末,两个姑娘依偎着,一起拭泪,她俩在一年里帮了我许多忙。丹丹说:“老师,下学期我有可能就不在这附近读中学了……”然后就哽住了。我说:“你的朋友在这里,老师也还在这里,记得,如果你回来看我们,我们都会等你。”


在校门口,我最后一次嘱咐他们不要乱丢广告纸。到接送点,孩子们与我挥别,四散着去寻父母,还有几个孩子与我拥抱作别。


最后留下来的,还是小妍和阿佑。小妍是我特别喜欢的丫头,语文课上听课认真,笔记做得条理分明。我鼓励她参加活动,她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还在作文里写过对我的感谢。阿佑内向,平时很少和我说话,而今天,她一次又一次紧紧抱住我。我抱抱她俩,交代几句,便转头离开。没走几步,又听到号啕之声,转头,她俩在相拥大哭。我回去劝慰两人,阿佑自己回家,我让她路上注意安全,小妍和我一起回校门口找哥哥。她汗湿的身体紧偎着我,说:“老师,我好后悔没有早点儿遇见你。”我也哽咽:“傻丫头,至少,你在小学的最后一年遇见了我呀!”她再抱紧我说:“老师,我爱你……”


终于,结束了。


重新回到空旷的教室,我抑制不住地落泪。不只是感动,更多是自责——为什么没在这一年里对更多的孩子好一些?那么一点点付出,他们却回报给我未曾预期的感恩与泪水。晶莹的泪水与温暖的拥抱,又足以支撑着我继续认真工作,并且——去爱。


我在朋友圈里记录分别时的感动,其中一段写道:我们遇见各种烦恼,可是,吹尽黄沙,总可以看见几颗金粒。


我的金粒,挂在孩子们的眼角。


栏目主编:黄玮 文字编辑:栾吟之 图片编辑:徐佳敏


图片来源:图虫

来源:作者:程果儿


","content_hash":"176ba8b2
本文标签: 两手空空图片

用户评价

评论内容不能为空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www.jamy7.com All right reserved. 精品图片网

备案号: | | 网站地图

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爱好者及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,立即处理。